遭裸照威脅女孩未火化 捐腎肝眼角膜5器官救人

發布:2019-11-24 11:01:48??來源:tzgh.org ??作者:泰州新聞網 82次

原標題: 遭裸照威脅女孩未火化 捐腎肝眼角膜5器官救人

  “男生被刑拘的消息警察沒有通知我們,是我們從媒體那得知的。”

  “從小韓器官捐獻完,學校那邊再也沒有人來過。”

  “男方那邊電話沒人接,一直聯系不上”。

  11月22日是福州自殺女生小韓(化名)躺在福建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院太平間的第四天,也是距離福州市長樂警方通報涉事男生小鄭(化名)被刑拘的第二天。

  出租屋不足30平 十幾個家屬擠三張床

  22日這天,福州陰轉小雨,天空中飄著些許雨絲,密云和霧氣混在一起,灰蒙蒙一片。

  19日晚上,小韓的器官摘除手術結束,遺體經過入殮師裝扮后,安置在醫院的太平間里。今天是小韓待在太平間的第四天。

  太平間在醫院的北門旁邊,從這里出去,穿過馬路和一座石橋,再步行百米,是一幢幢老舊居民樓,約在7層左右。住在這里的,大多是福建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內的病人家屬,每個樓層約有十來個鐵門,每個鐵門后面是不足30平米的小房間,有廁所,也有廚房。居民樓周圍,是十數棟正在興建的大樓,施工聲音穿透居民樓墻壁,仿佛就在耳邊。小韓的母親莊女士和其它親屬,也租住在這里,已經住了快半個月。

(居民樓下便是正在施工的工地,而周圍都是這樣的在建大樓)

  (居民樓下便是正在施工的工地,而周圍都是這樣的在建大樓)

  記者在小韓表哥莊先生的帶領下來到他們的臨時住處,一路上莊先生異常熟悉道路情況,過馬路時候還能一邊和記者介紹目前情況,一邊淡然穿行在車流間。一進門,小韓49歲的母親莊女士癱坐在床上,身體倚著墻壁,眼眶里還噙著淚水,神情恍惚,已經不記得自己當初怎么來到這間租房。

  這個不足30平米的出租屋,兩張大床和一張鋪蓋擠滿了所謂的“客廳”,僅留下不足一米的過道,過道旁還貼墻擺著一張桌子、一個衣柜和一張椅子。“在外面住賓館一天就要一百多,太貴了。實在沒辦法,我們就租了這個房子,幾個人擠一間。”莊先生介說,這間屋子的租金是一個月850元,而醫院附近便捷酒店的價格大多在一晚上200到300不等。

(莊女士的臨時住處,三張床鋪,一張桌子、一個衣柜、一張椅子基本占滿了房間)

  (莊女士的臨時住處,三張床鋪,一張桌子、一個衣柜、一張椅子基本占滿了房間)

  11月4日,小韓從長樂區醫院ICU轉入福建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ICU,母親莊女士和一眾親戚無處可住,在醫院的樓道里對付了幾天。待到小韓的表姐趕來后,才租下這間屋子,讓莊女士有地方休息、也讓來幫忙的親戚有個落腳地。現在租房里只有小韓的母親、表哥及舅媽,但在剛開始的幾天里,來看望她的十幾個親戚都一起擠進這個30平米不到的房間。

  在采訪過程中,窗外施工的聲音時不時“砸”進來,采訪被打斷,莊女士的哭泣、哽咽、平靜也被打斷。

  父母七年前離異 母親靠打零工維持生計

  “我跟他爸爸感情不是很好,離婚的時候,我有征求我女兒的意見,她說她尊重我們的選擇。”

  2012年,小韓的父母和平離婚,父親主動放棄撫養權,這時候小韓剛上高中。“離婚后我們三個人關系還是挺融洽的,小韓在縣城上學的時候,她爸爸經常去接她。”在得知女兒出事后,小韓的父親也趕到了醫院,在我們采訪的過程中并沒有看到他的身影,莊女士告訴記者,他臨時有事,回老家了。

(莊女士因為過度傷心,這幾天來基本不進食,餓了也只是吃兩口面包和泡面,記者為其買來牛奶水果等)

  (莊女士因為過度傷心,這幾天來基本不進食,餓了也只是吃兩口面包和泡面,記者為其買來牛奶水果等)

  在和女兒單獨生活的七年間,莊女士最穩定的工作是替一家服裝店看店,“幫忙賣衣服,底薪是一個月1800元”,在這之外,莊女士還有雙巧手,給他人提供縫衣服、改褲腳等小針線活,收費并不高。這些收入就是這對母女的所有生活來源,但在讀小韓讀高中時候,為了讓女兒專心學習,莊女士咬咬牙在縣城買了套38平米的二手房,“從親戚那里東拼西湊的錢,大概十幾萬”。小韓出事后,莊女士就把這套房子掛售了。

上一篇:曾憲梓先生逝世
下一篇:沒有了

最新文章

熱點文章

男护士干什么科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