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惠民接棒南通市委書記:江蘇經濟“第四城”的挑戰與希冀

發布:2019-12-31 16:20:14??來源:tzgh.org ??作者:泰州新聞網 106次

2019年12月7日上午,2019南通江海國際博覽會暨船舶海工產業投資洽談會,徐惠民致辭并作主題推介。? 丁曉春 圖

2019年12月7日上午,2019南通江海國際博覽會暨船舶海工產業投資洽談會,徐惠民致辭并作主題推介。? 丁曉春 圖

12月31日上午,江蘇經濟“第四城”、擁江達海的南通市,迎來了新任“掌舵者”——曾在蘇南工作多年、之前任南通市長的徐惠民,“接棒”出任南通市委書記。
據測算,南通的經濟總量有望于2020年跨過1萬億門檻,成為江蘇第四座GDP“萬億俱樂部”城市。
在長三角一體化進入深度整合期、城市區域競合日趨激烈的背景下,經濟總量即將邁上萬億新臺階的江蘇南通,如何在城市能級等諸多方面同步再上新臺階,在未來幾年內將考驗著這座城市的黨政主官。
澎湃新聞()注意到,南通前任市委書記陸志鵬,已于今年12月12日轉崗央企,擔任中國電子集團副總經理。
在市委書記“空窗”的這半個月,徐惠民曾“代班”主持召開市委務虛會,提前釋放出了他對南通下一步發展的戰略思考。
據南通市政府官網信息,徐惠民提出,必須要找準南通在長三角一體化中的定位,全方位融入蘇南、全方位對接上海、全方位推進高質量發展。
澎湃新聞注意到,這位長期在蘇南板塊工作過的新任主政者多次提到,要自覺把南通擺在蘇南板塊,拿出比肩蘇南的底氣、追趕蘇南的勇氣。
可以預見,在各種戰略規劃的機遇窗口的風口疊加下,再邁新臺階的南通,不僅有望撕去身上存固已久的“蘇中”的城市標簽,還有可能將自身從“難通”的交通末梢轉變為國家的戰略節點和樞紐城市。
風口上的“準萬億城市”南通
數據顯示,有著“中國近代第一城”之稱的南通,2018年地區生產總值達8427億元,有望成為江蘇第四個進入GDP“萬億俱樂部”的城市。
南通地處長江出???,隔江南望上海和蘇州。傳統意義上,南通和揚州、泰州一道,被劃分為江蘇的“蘇中”板塊。
但如今,南通的區位格局和所在城市群的競爭態勢和格局正在發生深刻變化。未來幾年,隨著北沿江鐵路、南通新機場、通州灣新出??诘戎卮蠡A設施的建成,長期經受“難通”之痛的南通,即將迎來史上空前的戰略利好,有望由交通末梢“華麗轉身”為國家重要的樞紐城市之一。
比如,北沿江高鐵、通蘇嘉甬鐵路,未來將快速串聯起上海、蘇州和南通三市,從而助力南通打破長江天塹束縛。南通新機場被定位為“上海國際航空樞紐重要組成部分”,已被列入相關國家規劃綱要。
還有位于長江入??诘奶烊涣几弁ㄖ轂?,因坐擁江蘇、安徽以及其他長江中下游腹地區域的大宗物品進出市場,注定未來充滿想象空間。
南通,越來越不被人視作一個蘇中城市。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,早在2017年,時任江蘇省委書記李強提出了江蘇“1+3”重點功能區戰略,意在跳出傳統的“蘇南、蘇中、蘇北”的梯度劃分,而是根據各地不同的基礎條件、資源稟賦,明確各自的功能定位和路徑選擇。按照江蘇“1+3”重點功能區戰略,“江海明珠”南通同時被劃入了“揚子江城市群”和“沿海經濟帶”功能區。
基于此,南通這兩年也鮮明提出,要全方位建設上?!氨贝箝T”,打造長三角北翼經濟中心。無論是在戰略規劃,還是具體項目上,南通都更多地向長江南岸的上海和蘇州看齊。
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,徐惠民曾長期在蘇州擔任領導干部,并先后主政過全國百強縣之首昆山,以及國內開發區的標桿蘇州工業園區。經過多個重要崗位磨練的徐惠民,對蘇南,尤其是對國內“最強地級市”蘇州的地情和發展模式,可謂了然于胸。而這,對于現代化進程仍處于工業化中后期的南通來說,具有著別樣的意義。
“能快則快”,當好全省的“新增長極”
但是,值得南通決策層關注和思考的是,只是交通對接好,南通就能做上海的“北大門”了嗎?
南通,究竟該拿什么來做上海的“北大門”?
站在戰略風口上的南通,一定會“飛起來”嗎?
事實上,南通要想跨江融入上海和蘇南,經濟總量破萬億只會是一個新起點。據南通市政府官網報道,在12月20~21日召開的南通市委務虛會上,主持會議的徐惠民提出,今后南通一定要明確自身的定位,那就是:全方位融入蘇南,全方位對接上海,全方位推進高質量發展。要“跨過長江去”,拿出比肩蘇南的底氣、追趕蘇南的勇氣。
談到來年工作時,徐惠民在市委務虛會上提到了三個警醒。第一個便是,盡管南通經濟總量已近萬億,但均量還沒有擺脫長期徘徊在全省平均、嚴重滯后于蘇南的狀況。
徐惠民說,長期居于中游就是甘于落后。他提出要“加快追趕超越”,只有超過全省平均、趕上蘇南水平,才有實力有資格當好全省發展的“新增長極”。
據公開報道,今年5月30日,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率團赴日推介,在談到南通時,他形容這是“江蘇未來的新增長極”。
而在去年5月,婁勤儉在調研南通時,勉勵南通要成為“江蘇沿海崛起的龍頭”,爭當全省解放思想跨越趕超的先鋒、全省高質量發展的先鋒、新時代全省干事創業的先鋒。
但是,“空喊爭先鋒就將一事無成”。徐惠民在市委務虛會上表示,爭先鋒還必須真抓實干、埋頭苦干、狠抓快干。
“我們考慮把明年作為大項目突破年,發揮考核指揮棒作用?!毙旎菝裾f,搞大項目突破,就是要在全市上下掀起大招商、招大商的新高潮,形成一切為了大項目、一切服從服務于大項目的鮮明導向。悄然間,“新掌門人”徐惠民履新南通市委書記后的施政思路,已經初現端倪。
徐惠民對于大項目、招商以及龍頭企業格外關心和重視,也源于當下能充當“定海神針”和“壓倉石”作用的南通龍頭企業相對較少的現狀。澎湃新聞從江蘇省工商聯發布的2019年江蘇民營制造業企業百強榜看到,前三名都是蘇州企業,前十名均來自蘇錫常。南通排名最高的中天科技位居第12,再往下,就到了排名第81位的江蘇文鳳化纖了。
數量上看,蘇州已有5家千億級制造業企業,而南通的百億級制造業企業才達到了5家。
還有園區發展滯后的問題。公開數據顯示,南通擁有5個國家級經濟開發區,數量居全省第二,此外還有9家省級經濟開發區。但有南通官方人士向澎湃新聞分析稱,南通的開發園區對全市經濟的總體貢獻相對較弱,目前還沒能較好發揮經濟“主陣地”作用。
因此,要做江蘇全省的“新增長極”,南通還需裝上“加速器”。澎湃新聞注意到,徐惠民此前在南通多個板塊調研時,就曾多次提到要“守住底線能快則快,做大總量提升能級”。
正如他在日前召開的市委務虛會上所說,沒有大項目,就沒有大企業,在新一輪經濟地理重塑中,南通就會被邊緣化。這位熟稔經濟工作、低調務實的新任主官,在責任感和危機意識的驅使下,將把南通帶往何處,值得外界觀察。
制造業為本,做“上海離不開的南通”
作為典型蘇南干部的徐惠民,對制造業和發展實體經濟是有“執念”的。
有南通政商界人士向澎湃新聞回憶,徐惠民有一次在和南通企業家代表座談時談到,二三十年來,自己工作了很多地方,有個一直沒有動搖的觀念,就是城市發展要以“制造業為本”。這讓在場人士感到印象深刻。
他還態度鮮明地對企業家們說,未來的南通就是要以制造業為王,“制造業的地位就是高,先進制造業的地位就是高?!?br />徐惠民還分享了他曾在主政蘇州工業園區時的一件事。他說,他在蘇州工業園區工作時間雖不長,但抓了一項重點工作,就是將一些原本規劃為房地產的用地,規劃調整為工業用地。房地產用地,土地出讓金雖然很高,但是一次性消費,“一錘子買賣”,而調整為工業用地,就是為了保護先進制造業的用地需求。
做大做強制造業,就必須發揮企業的主體作用。有與會人士回憶,在這個座談會上,徐惠民還談到要形成南通保護企業家、尊重企業家的小氣候。包括政府要創造制度環境,推出一批“刀刃向內”的改革措施,讓企業辦事更加方便快捷。
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,這幾年,南通舉辦過全市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大會、通商大會,并開展了“張謇杯”杰出企業家評選,親商愛商的誠意滿滿。
事實上,做大做強先進制造業,以及對企業家們更加推崇和關懷,和南通當下所處的發展階段以及產業現狀是一致的。
有觀察人士向澎湃新聞分析稱,全面對標上海和蘇南的南通,深度目標將是和上海、蘇南構建類似于“同質化發展”的生態,而非簡單的交通對接。
而基礎相對較薄弱的南通,也必須學習借鑒上?!?+8”大都市圈其他成員,諸如蘇州、寧波等城市的先進經驗,打造長三角北翼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先進制造業基地。
觀察人士認為,南通也只有牢牢把握先進制造業這個定位,才能和上海實現“錯位”發展,從而有效承接上海這個龍頭的輻射,放大協同發展效應。
如此一來,南通才能在長三角產業鏈和價值鏈中贏得屬于自己的一席之地,成為名副其實的上?!氨贝箝T”,以及“上海離不開的南通”。

徐惠民簡歷
徐惠民,男,1963年4月出生,漢族,江蘇蘇州人,中央黨校研究生學歷,1987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,1981年7月參加工作。
1979年9月至1981年7月江蘇省洛社師范吳江分校學習;
1981年7月至1987年9月吳江縣政府辦公室秘書(其間:1983年6月至1986年8月江蘇省高等教育自學考試黨政干部基礎專業學習);
1987年9月至1988年7月吳江縣政府辦公室綜合科副科長;
1988年7月至1990年5月吳江縣接待辦副主任;
1990年5月至1992年6月吳江縣接待辦主任;
1992年6月至1995年10月吳江市政府外事辦主任、接待辦主任(其間:1993年12月至1994年7月兼任市旅游局局長);
1995年10月至1997年5月吳江市北厙鎮黨委書記;
1997年5月至2001年6月吳江市委常委、宣傳部部長;
2001年6月至2002年12月吳江市委副書記、組織部部長(其間:1999年9月至2002年7月中央黨校政治學理論專業在職研究生學習);
2002年12月至2003年7月吳江市委副書記;
2003年7月至2004年2月蘇州市金閶區委副書記、代區長;
2004年2月至2006年6月蘇州市金閶區委副書記、區長;
2006年6月至2006年11月蘇州市金閶區委書記;
2006年11月至2011年6月宿遷市委常委、常務副市長;
2011年6月至2014年12月蘇州市副市長;
2014年12月至2016年6月蘇州市副市長,昆山市委書記、昆山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書記;
2016年6月至2016年9月蘇州市委常委;
2016年9月至2018年4月蘇州市委常委、蘇州工業園區黨工委書記;
2018年4月起南通市委副書記,市政府代市長、黨組書記;
2019年1月當選為南通市政府市長。
黨的十九大代表,江蘇省十三屆人大代表,十二屆南通市委委員、南通市十五屆人大代表。
(簡歷來自南通市人民政府官網)

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
上一篇:泰州市公布第三批 “駿馬獎”綜合類事項
下一篇:2020浙江公務員考試時事新聞:護航中國經濟行穩致遠

最新文章

熱點文章

男护士干什么科赚钱